首页 > 检察之光 > 正文

在法治轨道内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几点做法
2014-11-14 16:43:1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    从检察院集中清理涉检信访积案来看,近年来检察院涉检信访案件呈逐年下降趋势,但在涉法涉诉信访中,缠访闹访增多、对抗程度激烈、诉求越来越高等情况仍然存在,特别是有的人抱着“大闹大解决、小闹小解决、不闹不解决”的错误想法,执迷于“信访不信法”、“弃法转访”,导致出现终审不终,终而不结等不正常现象,既损害了司法权威,也影响了社会秩序,使涉法涉诉信访成为困扰我们工作的一大难题。今年1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了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》,明确了检察机关依法办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基本原则,坚持诉访分离,将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化轨道,人大信访机构、政府信访部门将不再接待涉诉信访群众,涉法涉诉信访将面临大幅度增加,如何有效地在法治轨道内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,成了我们检察机关亟待解决的新课题。
  • 当前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特点
  一是主体的广泛性和规模的集群性。从涉法涉诉对象的身份看,不仅有工人、农民等传统习惯上的信访群体,而且有城市拆迁户、机关分流人员等带时代特色的信访群体;既有残疾人员、丧失劳动能力者等社会弱势群体,也有军转干部、复员退役军人等特殊群体。从上访规模看,集体访、群体访显著增多。在利益格局调整的情况下,具有相同利害关系的社会成员对共同的利益问题极易产生共鸣,进行有目的、有组织的沟通和串联,产生集群行为。二是矛盾的尖锐性和内容的涉法性。从复杂程度看,问题涉及的领域不断扩大,触及的层面不断加深,既有家庭矛盾、邻里争端,也有社会管理、公共职责、经济利益、体制改革,还有相互交织的复合性矛盾。从反映的内容看,涉及城镇规划、社会保障、劳资纠纷、林地权属、合同纠纷、刑事判决等各种法律法规,且均与群众的自身利益息息相关。三是活动的组织性和行为的对抗性。从组织程度看,通过集资、串联、聚会等形式组织集体上访的现象不断增多。从行为激烈程度看,信访人违犯国家信访法律条规的行为时有发生,或喊冤叫屈,或静坐、请愿、下跪,或围堵、冲击党政机关,或拦截车辆、堵塞交通,有的甚至扬言自残、自杀,给党委、政府施压。
        二、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成因
  涉法涉诉信访的不断发生,成因复杂,既有司法方面的问题,也有信访人自身原因,更有其他深层次因素。主要原因是唯官唯上,谋寻终南捷径。由于受数千年来“群言即法”、“官就是法”等封建法制思想的影响,在部分群众的头脑中,“人治”观念占主导地位,法制观念淡薄,从而导致人们在涉法涉诉信访活动中存在找“清官”告“御状”的“唯官唯上”心理。遇事便效访古人秦香莲“拦轿告状”、“赴京喊冤”,找党委、政府求决断。此外,群众信“访”不信“法”,在处理某些具体问题上,认为信访途径比诉讼程序解决问题快、成本低,从而误认为找“大盖帽”,不如找“乌纱帽”,试图迫使党委、政府介入涉法案件,越权办案或干预司法。重要原因是执法不公,监督制约不力。一方面内部监督流于形式。一些监察、检察机关对执法的公正性监督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。另一方面外部监督过于宽泛,对司法程序监督往往停留于宏观层面上的指导,新闻监督又缺乏法律规范,等等。内外监督不力,影响到司法公正的程序,事实认定不清、责任划分不明、案审程序不合法、适用法律不当、处理裁判有误等执法不严、不公的问题时有发生,案件久拖不决、久侦未破,错案长期得不到纠正以及执行难等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,使得群众一些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。因诉之法律未果,造成当事人心理失衡,自然会引发涉法涉诉信访问题。根本原因是政出多门,管理机制滞后。首先,因横向不协调,造成一信多投、多访。主要存在信访、司法“两张皮”的现象,部分案件承办人认为案审结束便履职到位,当事人不服则将问题推给上级业务部门或当地信访单位,而作为隶属于行政机关的信访部门,则认为本部门是群众来访的“中转站”,并没有处理问题的权限和责任,遇到涉法涉诉信访案往往采取劝绕道走的办法;政法部门不愿管,信访部门管不了,相互推诿扯皮,必然造成上访升级,民怨加深。其次,因纵向不沟通,导致缠访、越级上访不断。在具体涉法涉诉信访案的办理中,尤其在伤情鉴定和案件定性等问题上,部分责任单位与上级业务部门之间缺乏交流通气,当事人多头上访,接待部门说话不一,多头批示,致使当事人心中生疑,给当事人过多希望,而给问题的解决带来不利,上访不止。第三,对无理缠诉者手段措施不力。上访者摸着了政府害怕上访的心理,助长了他们获取不正当利益的念头。同时,还存在“大闹大解决、小闹小解决、不闹不解决”的怪圈,使当事人寄于上访的希望远远高于其他解决的方式。
        三、在法治轨道内解决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几点做法
我们从分析当前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特点和成因入手,以畅通信访渠道为基础,以源头治理为根本,以健全机制为保障,积极推进依法受理、依法纠错、依法赔偿、依法救助、依法终结,保护合法信访、制止违法闹访,减少存量、控制增量,更好地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、维护司法权威、维护社会和谐稳定,促进检察机关公正廉洁执法。通过近几个月的努力,形成了十一条行之有效做法。
  一是畅通和规范信访渠道,保证人民群众合法诉权的充分实现。对法律规定属于检察机关管辖范围的案件,依法及时受理,依法及时办理,依法及时回复当事人,保证了群众合法诉权的实现;对不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案件,向当事人说明情况,耐心细致做好解释工作,引导到相关部门反映。杜绝冷、硬、横、推,防止因正常渠道不通导致重复访、越级访甚至非正常访的发生。
  二是落实首办责任制,切实提高办案效率。按照“分级负责、归口办理”的原则,从首办环节抓起,逐案确定首办责任部门、责任人,做到不推诿,不扯皮,把矛盾解决在首次办理环节,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,树立效率与公正并重、程序与实体并重的理念,严格执行办案规范,遵守办案时限,公正作出结论,提高执法公信力。
  三是强化释法说理,增强办案工作的透明度。建立当事人约谈说理机制,在办案部门作出决定或出具法律文书前,办案部门要指定专人约谈当事人,说明作出决定的必要事实和法律依据,对当事人有疑问和异议的,要有针对性的加强释法说理工作。更加注重法律文书的说理性,做好答复工作,不断提高结案息诉率。
  四是坚持风险评估,加强信访问题源头治理。认真落实检察机关执法办案风险评估办法,做到每一个案件、办案的每一个环节,在处理前都要对有可能引发信访的因素进行评估分析,对发生信访的可能性进行预测,制定工作预案,努力做到“办理一起案件,化解一起矛盾”,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涉诉问题向涉检信访转化。
  五是做好检调对接,充分发挥化解矛盾的作用。坚持调解优先原则,对符合检调对接方法解决问题的轻微刑事案件和民事纠纷,要适时引入检调对接,通过化解矛盾,促进社会和谐。
  六是关注民生问题,积极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。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在坚持客观公正的法律结论的同时,密切关注法律诉求背后的民生问题。对当事人“法度之外、情理之中”的问题,不回避、不推脱,在政策框架内综合运用刑事被害人救助、救济帮扶等办法,协调解决群众困难,让当事人既感受到法律的权威,又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,为息诉罢访创造有利条件。
  七是加强内部监督,形成有效的制约机制。强化对办案流程的管理,及时发现和处理办案中可能出现的问题,切实做到在办案程序上不留瑕疵,在实体处理上体现公平和公正。
  八是规范终结程序,审慎做好涉诉案件终结退出。严格按照《人民检察院信访案件终结办法》、《涉检信访案件终结若干暂行规定》和相关规范性文件,审慎做好案件终结工作。对认定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、适用法律准确、处理方法适当、有关问题已经得到合理解决、但当事人仍然不服处理决定的案件,进行公开听证后,审慎依法终结,并将终结处理情况向有关信访部门通报。
  九是加强案件评查,查找突出问题。对当事人不服相关处理决定,长期重复信访的案件,进行认真负责的评查,找准产生问题的症结,开展有针对性的工作。属于原来办案有瑕疵和问题的,尽量弥补和更正,取得当事人谅解。通过评查促进办案质量提高。
  十是加强部门协调,形成解决涉诉信访工作合力。加强与公安、人民法院、政府信访部门等相关部门联系,建立必要的协调工作机制,定期通报相关情况,对涉及多个部门的信访问题,统一认识和答复口径。对部门间有分歧的,加强沟通,主动协调,形成化解矛盾合力。
  十一是严格责任查究,促进执法规范化建设。对因办案质量不高、执法不规范、执法不作为或乱作为引发的信访问题,进行严格的责任倒查,严肃查究相关人员责任。办案人员树立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的意识,严格执行办案规范,从而更好地促进办案规范化建设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信访 法治 轨道

上一篇:学习行政诉讼法修正案 提升民行监督能力
下一篇:自觉廉洁从业,远离职务犯罪——界首市院为基层农技人员上法制课

分享到: